Aliceaaa_

廢話子博及水仙根據地@蔥油雞

给 @纨素 的《钗头凤》的一个短评吧!不长!


帮捞:性/感/纨/素/在/线/印/调



昨天凌晨打完蚊子以后没再睡着,又看了一遍《钗头凤》。

我觉得我自己的写作,任何写作包括论文,经常想哪儿写哪儿,最后发现圆不回来。因为我习惯先想好开头结尾,但是中间部分写着写着就会偏离轨道。你看这不是又跑远了吗

但是江的写作是很圆融的,它是一个整体,没有断层的整体。

第一章里头写“那时候小男孩还不知道,这个额间挂着新鲜汗珠的年轻人,将在他的生命里划出一道什么样的印痕。”十二章的时候,林嘉桐“是顾东流心头一条永远除不掉的刀痕。”第四章还没捅破窗户纸的时候,王凯从雨伞下面逃出去;最后一章,靳东已经把他的伞撑在王凯头顶了。还有几次写到圣地亚哥,去晒太阳,要做导游。追连载的时候,中间有时间的缝隙,一旦拼起来完整地看,就会发现很多细节都是对得上的,或者早就已经被安排在某个隐秘的角落,就差回头再看一眼了。


其实我一直到第十二章,都觉得无论是顾东流和林嘉桐还是靳东和王凯,都不会有一个完满的结局。虽然两条感情线发展得都顺理成章,并且实际上是在往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。

因为靳东总是经常性地在喊“林嘉桐”,“东哥”这个名字又把顾东流和靳东混为一谈,这是我觉得悲剧性的最大根源。他们很好地入戏,但是很难地出戏。

好在最后是想通了。


江的文字一直是平淡但饱含情绪的,《钗头凤》也一样,有种很神秘的吸引让读者跟着入戏,想象画面。

我不是一个喜欢一边看文一边脑补场景的人,更不经常代入脸。但是有三个地方我是可以看到很完整明晰的画面的。

一个是林嘉桐去高考的时候,站在人群里回眸。对开的大铁门、在热浪里荡的横幅和彩旗、汹涌的人群,这些东西都在我脑海当中。然后王凯就站在许多人里面,齐刘海和白T恤,盯着远处不固定的某一个点。

我在那一个当下很不合时宜地想到“你走出千万人群独行,往柳暗花明山穷水尽去”。

第二个是顾东流与嘉凤领证的前夜,顾东流和嘉桐在那个小屋子里郑重其事地告别。我看到穿衬衫马甲和西裤的顾东流伸出右手,喝醉了又清醒过来的嘉桐挺了挺腰站直,也伸出右手。

最后是嘉桐死的时候,顾东流从他家门口的楼梯上直直栽下去。很恍惚又很真实的一下,一个活生生的人从人间就坠下去了。


最后看到粉笔断了的时候,我是真的很久都没有缓过来。

我想的是,粉笔断在顾东流要写最后一个“莫”字的时候,中间那个顿号的后面又很重地顿了一下。然后他颓然地看着断了一截的粉笔。要有白炽灯的黄光,即使是白天也要有。它昏暗地笼罩在顾东流写的字和他的脸上。

那时候只觉得“我的心整个都摔碎了”,跟着断掉的一截粉笔和弹落的粉笔灰一起。



我是很喜欢这个故事的,从任何方面来讲都很喜欢。

不要甜得发腻的质感,也没有让一把刀毫不偏颇地直穿过心脏。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、自然的好。也可能称不上好,但是谁也不可能再为这个故事添上任何一笔。林嘉桐、顾东流、林嘉凤,他们虚拟地活在故事的故事里,可是我们都能听得到那些声响,快乐的、碎裂的。至于靳东和王凯,他们的好是这一个故事讲不完的。



今天催江出本了吗???

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Aliceaaa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