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iceaaa_

廢話子博@蔥油雞

我實名辱罵騰訊

搞101的時候就給徐夢潔買卡

彩虹投票不差吧路人緣也蠻好 

最後還是最後位出道

更不要講Sunnee家買卡還名次被壓


結果明日之子又要買卡

在騰訊視頻給導師買卡 QQ音樂給選手買卡

想聽蔡維澤的live還得先買卡

而且下載的音樂只在會員有效期內有效

也就是說我一個月之後又要給蔡維澤(或者許含光叭!)買卡


你凱的數字專 說了有「獨家語音」啦

ok了90花下去你就給我聽這玩意???


騰訊真是溜粉高手🙃

我只有四字評價:毫無誠意

希望以後大家都跟網易雲合作😃


緣分君今天又背鍋了。

给 @纨素 的《钗头凤》的一个短评吧!不长!


帮捞:性/感/纨/素/在/线/印/调


昨天凌晨打完蚊子以后没再睡着,又看了一遍《钗头凤》。

我觉得我自己的写作,任何写作包括论文,经常想哪儿写哪儿,最后发现圆不回来。因为我习惯先想好开头结尾,但是中间部分写着写着就会偏离轨道。你看这不是又跑远了吗

但是江的写作是很圆融的,它是一个整体,没有断层的整体。

第一章里头写“那时候小男孩还不知道,这个额间挂着新鲜汗珠的年轻人,将在他的生命里划出一道什么样的印痕。”十二章的时候,林嘉桐“是顾东流心头一条永远除不掉的刀痕。”第四章还没捅破窗户纸的时候,王凯从雨伞下面逃出...

正好看見攝影師在微博po了昨天那組港風小王,本著去微博水印比去雜誌logo簡單的原則把水印潦草地去掉了。

去水印:美圖秀秀
再調色:VSCO

VSCO已經成為我搞港風最大的幫手。

這是什麼絕世alpha

有事说事,没事也要找点事说说

完了我又开始叨叨了,希望自己有天别变成庄恕。


有天我跟舍友聊天,说到看脆皮鸭的事儿,我算了算,虽然我年龄不大,嗑脆皮鸭的时间倒真的挺久,10年到现在了。

我第一对zqsg狗的cp是10年快男里的(就不说是谁了,太羞耻了),那时候我小学六年级。对,小学六年级。搞同人这个事儿吧,我觉得以前好简单,因为那时候追巡演,每次现场都有cp灯牌,微博底下一水儿艾特对方的也没人骂。而且以前狗的那对蒸煮自己发糖频率太高了,过了八年居然都没什么差。呃,两家撕逼的事情也有,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和和气气的。不过以前那几位人气王的粉丝就跟现在的kfjj一样,战斗力巨强,手撕公司经纪人,碰瓷其他人粉丝。得亏我狗的不...

祝我生日快樂


我十七岁的时候想象十八岁的夜晚,觉得自己一定要躺在沙滩上,空气里是湿润腥甜的属于海的味道,要枕着异乡的月色睡去再醒来。
结果我穿着高中校服的礼服,走到一半因为太热丢掉了西装外套,挽起了衬衫的袖子,和高中最好的朋友们一起,在升腾的属于火锅的热浪里过了我的生日。

十八岁这一年和以往的任何一年没有多大的不同。我每一年都说自己遇见很多人,又告别很多人,升入大学的时候这种遇见和告别更加显著。但是这已经是我每一年都说的,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高兴的是志同道合的人比我以往所遇到的更多,失望的是每个地方都存在失望。呐,这其实是人之常情。

属于十八岁的空闲时间变得更多,所以也学了很多新的东西,涉足了很多鲜少触碰的领域。
其...

「东凯」最熟最烂的夏天

*承醉梦 没什么营养的台湾风景概述

*夹带成吨私货 生硬人工糖精

*夏至快乐


BGM:《太平洋的风》


祝 @仆巾滥竽充数 生日快乐 也送给我自己


〔大安〕


所有的戏份都结束在台北,杀青宴的热闹在深夜冷落下来。也没有很晚,早早散场是为了接下来的续摊。整个剧组从饭店的二层小楼零零散散地走下来,各自钻进陌生城市的夜色。


王凯提出来要去夜市。他喝了一点酒,热情就被点上来,因着拍戏而压抑住的享乐的心,此刻扑通扑通跳得正欢。

“胡闹。”靳东在王凯的脑袋上呼一巴掌,小孩儿喝了酒就有点放纵。晚上吃那么...

既然出去玩了拍照片了那麽就發一下吧。

校本部/平江路/耦園

早上剛從官微那兒轉了個拍照指南,去了大草坪就發現巨多人在拍畢業照和寫真。
反正還蠻推薦大家來本部看風景和看小姐姐小哥哥的。今年開始搞了開放日的活動,開放預約的時候(大概是櫻花季銀杏季和升學季)留意一下就好。熟悉的朋友可以跟著我混進去。

耦園是第一次去,平江路邊上一個巷子走進去到底。今天被售票處小姐姐質疑是不是學生,我超生氣。
人少環境好,比前面拙政園獅子林安靜多了。票價也便宜。
園林看多了就差不多了,沒啥感受。

1 / 10

© Aliceaaa_ | Powered by LOFTER